投稿须知
    本刊1984年3月创刊,原名《科学技术与辩证法》,2009年第四期更名为《科学技术哲学研究》。经过20余年的艰苦努力和拼搏,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与特色,跻身于众名牌杂志之中。为了使杂志更上一层楼,使杂志与世界接轨,使杂志适应学术期刊文献信息传播现代化的需要,我刊不仅 ...

新归纳之谜的谜结是什么?——逻辑、确证与语用的多重视角

作者: 黄闪闪 任晓明    天津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天津300384 南开大学哲学院 天津300071

关键词: 新归纳之谜 确证模型 定性标准 确证语境

摘要:古德曼提出新归纳之谜的初衷,是借绿蓝悖论以解决可投射性假说和不可投射性假说的定义问题,进而构建可行的确证规则,其实质是对休谟问题的转换。然而出现了新归纳之谜的定位含糊的迷局,这种迷局是其本身的谜结造成的。从科学确证机制,以及新归纳之谜的语境机制两方面分析可知,“新”谜具有定性标准、确证的语用分析和“假说一证据”的确证模型这样三个特点。定性标准与确证语境之间的矛盾,以及有效确证与无效确证区分之困,导致了新归纳之谜的不易解。


上一篇:确证的句法定义:问题与可能出路
下一篇:科学修辞解释的方法论结构

地址:坞城路山西大学    邮编:030006
COPYRIGHT SHANXI UNIVERSITY ALL RIGHTS RESERVED (晋)ICP备05000471号 kxjszxyjbj@163.com